<sup id="oheqm"><menu id="oheqm"></menu></sup>
  • <div id="oheqm"><tr id="oheqm"></tr></div>
  • <dl id="oheqm"><ins id="oheqm"></ins></dl>
    <div id="oheqm"><tr id="oheqm"></tr></div>
  • 搜索
      论坛 行业风采 文学沙龙   雪痕深深   作者:王明祥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416|回复: 4
    收起左侧

    雪痕深深   作者:王明祥

      [复制链接]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14 11:44
  • 签?#25945;?#25968;: 5 天

    [LV.2]偶尔看看I

    管理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9-3-11 09:24:26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22995;?#21495;?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x
    本帖最后由 宁宁 于 2019-3-11 09:25 编辑


    雪痕深深

                 --听妈妈讲的故事

      作者:王明祥

           妈妈生前,用她大半生的时间,一点一滴的?#24425;?#20102;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
           公元一九五二年冬,位于鄂西北的一个偏僻小镇,在它的西边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夜已很深,北风嚎啕着,裹挟着一蔟蔟棉絮状的雪团,呼啸?#29260;?#22825;盖地的、在静谧的黑夜里发出噗噗地声响。那一?#27599;?#20809;?#21644;?#30340;大树随风摇曳,砰发出凄厉的嘎嘎声。
       村头有一间似乎要被大雪掩埋的茅屋,在如此寒冷的雪夜,居然从用麻袋蒙得严实的窗户里漏出一丝丝微弱的灯光。
        柴门紧闭,靠门的屋檐下蹲着一个?#24515;?#30007;人,怀里拥着一位十二、三岁的女孩,父女俩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互相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33489;健?#38634;团打在他们的身上、头上、脸上,大雪几乎要把他们掩埋,但他们犹如竖在大户人家门前的雕塑,任由寒风的蹂躏和暴雪的摧?#23567;?#22823;地、村庄如死了一般的寂静令人感到毛骨耸然。
       突然,从那扇漏出灯光的窗户内发出一声尖厉的女人哭声,并发出断断续续的求救声:“妈-----求求您啦,您?#22836;?#22905;个生路吧,她可是您的亲孙女呀,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听到第一声那凄厉的哭喊声,蹲在门口的男人像弹簧一样,呼的一声弹了起来,他的两只眼在雪光的照耀下发出一束可怕的寒光,但它很快又像一支过压的灯泡,刹那间熄灭得无影无踪,人像泄了汽的皮球瘫软下去,重新蹲到了原地。与其同时,小女孩猛的推开柴门,扑向妈妈悲哭的房间,在昏暗的油灯下,隐约看到在地上的尿罐里有两个稚嫩的小脚丫还在微微的颤动。她立即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于是?#31171;?#19981;犹豫的弯下腰,用一双小?#32844;?#21018;刚出生的,还没来得及吸一口世间空气的妹?#20040;?#23615;罐里提了出来,迅速的拉开自己破旧的小棉袄,把一个湿淋淋的冰冷的婴儿紧紧的抱在了自己怀里。当她的目光?#26029;虼采?#30340;妈妈时,就看到半裸着下身的妈妈那张由于极度悲痛而扭曲变形的?#24120;?#27882;,早已枯干,可是,鲜血?#21019;?#20004;大腿间汩汩的流到用高粱篾编制的炕席上,一滴、一滴的滴溅在床前的泥土地上……
       
       那时的小镇是一个方圆不足两公里、人居不足百户的乡村小镇,东西大?#30452;?#22235;周的土城墙所包围。四周的农民按当地的俗成习惯,农历单日赶集,在集市?#19979;?#25481;自己的农产品,购回如?#21495;?#20855;、食盐……等生活必需用品。在这样一个偏僻的乡间僻壤,小镇也算得上是一个?#34987;?#20043;地。在南十字?#25351;?#36817;,世代居住着一户谢姓人家,土改时划为富裕?#20449;?#23432;着一出宅院和几十亩土地,养着两头毛驴兼开一处磨坊,临街门面外赁,一家六口人的生活还算富裕。
       转眼就到了一九五三年的农历年关,年集?#20808;饒址?#20961;,就在谢?#19994;?#38376;前,一字排开了一溜两三米长的年货摊,摊子?#20064;?#28385;了当年时兴的年货、食品。摊前坐着一位穿戴整齐、眉清目秀的美少年,正忙碌着按照父亲的指点,在一个装订有规的微黄的宣?#22870;?#23376;上用毛?#24066;?#30528;当日所发生的来往生意账目。母亲热情、殷勤的招呼着选购年货的乡亲们。
        小男孩名?#34892;?#38597;,虽然?#23637;?#20102;十周岁的生日,但他已在镇东头的小学校读了三年的书。今天,是今年春节前的第一个年集。快黄昏时分,赶年集的人们渐渐散去,热闹的集市顿然空寂,正在新雅一家人收摊进屋之时,就见房东奶奶身后跟随一个十分清瘦的女孩,她腼腆的低着头缓缓的向新雅妈跟前走来。房东奶奶同新雅妈打过招呼后,就听房东奶奶说:“妮,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住在前屋的大婶,这位小哥是新雅,你虽?#20154;?#22823;几岁,但他是娃,你就?#20852;?#38597;哥’吧。新雅妈一把把那个女孩从房东奶奶身后拉到自己身边,帮她拢了一下飘在前额上的枯草似的头发怜悯的、轻柔的叫了一声“王妞”这就算?#40092;读恕?#21734;!新雅这时想起来了,这个女孩就是前几天听大人们说的,为房东谢家哥哥?#19994;?#31461;养媳?#20581;?br />    她,高窕的个儿,大?#38469;?#19977;、四岁吧,由于严重缺少营养,蜡黄的?#36710;埃?#26543;黄的头发扎着两个细长的小辫?#25250;?#22312;脑后,两个无神的大眼睛透着一股凄凉的忧伤,在一件破旧碎花棉?#20048;校?#20284;乎感觉到那瘦弱的肢体,在寒冷的?#36136;?#19979;发出阵阵的颤栗。
        冬去春来,王妞的童养媳生活转眼就过去半年了。她稚嫩的身躯虽然要承担着繁重的家务劳动,但总能填满,记事以?#21019;用怀员?#36807;的肚皮。于是,她的脸开始了圆润,娇小的躯体也渐渐丰满,?#20146;?#24102;着忧伤的面?#23376;?#26102;也会偶尔露出一丝丝笑颜。王妞性格开?#30465;?#25026;事、虽有点腼腆,但嘴?#30171;?#29980;,很受大人们的?#19981;丁?#25353;当地的习?#31069;?#31461;养媳在成年前是不能和对象言谈和亲密的。所以,王妞每天吃过晚饭忙完家务后,新雅家就是她最好的去处了,她没有读过书,但在这儿她可以看新雅端坐在书桌前写大字,聆听他?#19990;?#30340;读书声。她还时常在新雅爹外出时睡在新雅妈的脚头为她?#20146;?#20276;。
       日子像流水一样在平淡中悄然流过,一天深夜,新雅妈被王妞的哭声惊?#36873;?#24403;新雅妈把睡梦中的她推醒后,王妞却一头扎在新雅妈的?#25345;校?#19968;声声凄厉的哭声将睡梦中的新雅?#25215;选?#29579;妞断断续续地哭着说:?#21543;簦?#24744;救救俺妹妹吧,?#38472;?#21448;快要生啦,假如又是个小妮,俺奶又会把她溺到尿罐里。”说着,想起那晚因没能救活从尿罐中拉出来的妹妹,而深负愧疚和悲哀,那凄?#19994;?#19968;幕好像就在眼前,不同的是,紧紧抱着自己的这位大婶却是她认定的还未出生妹妹的?#35753;?#31070;仙,她浑身颤抖着、哭泣着、诉说着:?#21543;簦?#24744;行行好,救救我?#24378;?#24604;的妹妹吧,呜呜……”哭声让新?#25293;?#23376;俩都忍不住落下心酸的眼泪。新雅妈把?#31243;?#30528;王妞的?#24120;?#20004;人的泪水交织到了一起,新雅妈用一只手轻轻的拍着王妞的背说:“妮,别哭啦,有婶在,你妹妹就在,恁妈如果再生个妮就抱给俺吧……”

       当时新雅妈还没意识到,在同情心支配下的这一声?#20449;?#24847;味着什么?未来的,还未出生的这个女婴会给她们这个家带来什么呢…….
        又几个月过去了,王妞家里捎信?#27492;担?#22905;妈果真又生下一个妮,所?#19994;?#26159;,由于新雅妈的一声?#20449;担?#36825;个妮才得?#21592;?#30528;性命。婴儿还未满月,王家就一次又一次的捎信说:“你们如果要这个妮就快抱走,否则就……”但,?#30475;?#37117;被新雅妈制止了。好歹等到了满月,那一天,这个命大的女婴,在善良的新雅妈的?#20449;?#21621;护下,来到了新雅的家,一个由于极度贫困被亲生?#25913;敢牌?#20102;的,取名为“三”的女婴就这样成了新雅的妹妹。

          从孩子抱来的第一天开始,新雅妈就遇到一个天大的难题,这是?#20154;?#21407;先想像的要?#35757;?#22810;的事。婴儿吃的奶哪儿有啊?那个年代在一个偏僻的农村,孩子生下后除了?#38405;?#20146;的奶外,别无它法呀!于是,这一家人开始了为女儿寻奶的征程。
       整个小镇,从南头?#22870;?#22836;,从东头到西头,谁家生了小孩?一家一?#19994;?#25171;听,打听到一家就抱着女儿上门求奶?#20581;?br />    那时侯,由于生活的艰辛,产妇大多数都奶水不足,哪会有多余的奶,又?#20852;?#20250;舍得用自己的奶水喂养别人的孩子呐。望着可怜的哇哇待哺的婴儿,在新雅妈和新雅一声声的央求下,就是铁石心肠的母亲也会动点恻隐之心呐。一旦哪位大婶答应,新雅妈都会感动的说:“娃,快给恁婶子磕头。”这时,可怜的新雅会毫不犹豫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边磕头边说:“谢?#31783;?#23376;救了俺妹,谢谢大婶啦、谢谢大婶啦……?#34180;?br />    喂完奶,新雅妈会丢下一千到两千圆钱作为回报。(那时的一千元相当于现在的一角,当时的一千元可换回10个鸡蛋或半斤多食盐或两斤高粱或五斤红薯)新雅爹为了能多赚点钱供家里生活,常常奔波在外。夜晚,婴儿饥饿的哭声,是新?#25293;?#23376;俩每天?#23478;?#38754;临而无法逾越的?#21387;亍!?#19977;”含?#25293;?#20146;的奶头不停的吸?#39318;牛?#22240;吸不到?#35752;?#32780;发出的,既像乞求又像控诉,让人窒息的哭声和她拼命蹬着两只小?#26085;?#25166;的情景,?#20004;?#36824;停留在新?#25293;?#23376;的心头。新雅妈是多么?#36141;?#33258;己那干瘪的奶头流不出能救活这个可怜女儿的奶水?#20581;?br />    新雅,是这家兄弟四人中生养的唯一男丁,是?#25913;刚?#19978;的心肝、宝贝,是叔伯们脖子上的骑士、英雄,更是奶奶心尖上的一块肉!自从妈妈收养妹妹后,一个娇生惯养了十年的孩子,出于他天性的?#34432;?#21644;善良,小小的年纪就主动地和?#25913;?#19968;道,把拯?#26085;?#20010;毫无血?#20498;?#31995;的幼小生命作为自己的使命。
       冬天的夜,寒冷又漫长,襁褓中的?#23376;?#26356;是难捱?#25945;?#20142;。婴儿饥饿难耐的啼哭每天?#21363;?#20419;新雅不得不从暖和和的被窝里爬出,或烧火搅面糊,或从灶内的热灰中扒出早已烤熟的红薯送给妈妈,妈妈再含到口中融化,像鸟儿喂食一样,嘴对嘴的将食物送入婴儿的口中。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半年光景过去了。婴儿长大啦、长胖啦,可是新?#25293;?#23376;却一天天的消瘦下来。新雅的学习成绩也如坐滑梯一样,由全班三、四名向着最后一名滑落。新雅妈的生意也因无暇照应而不得不被迫停业。他们一家?#32844;?#22238;了?#20146;?#22788;于团团丘陵,道道壕沟的无名小庄,这里是他?#20146;?#23621;的地?#20581;?br />    为了学业,新雅留在镇上寄读于父亲一位朋友家?#26657;?#32456;于在1956年考上了中学.
         1960年,刚读完高中一年级的新雅,被海军某工程学院选?#26657;?#20351;他?#34892;页?#20026;一名光荣的海军战士。



         十三年后,当新雅回到?#25913;?#36523;边时,已是夹着一支?#29031;?#30340;残疾人。
         他先后担任过公社主任、书记,后因身体原因,在组织的?#23637;?#19979;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又担起了生产大队书记的任务,在三十多年的岁月里,新雅带领着乡亲们奔小康,家家户户都走向了富裕路,而他,新雅直到退休仍是两袖清风靠一点微薄的退休金和残疾补助津贴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
        如今年迈的双亲已无法?#32654;?#21160;来养活自己,而他,一个残疾的新雅也老了,他思索着,请“三”妹分担一些老人的生活,和自己一起担负起?#25226;?#32769;人的义务,也好让?#37327;?#20102;一生的?#25913;?#20146;在晚年不至于过分的清苦。但凭他们对“三”的了解,很难呐,所以他迟迟没有开口。
         时间到了2003年,家?#36710;?#36139;寒再也无法让他沉默下去了。
        经过新雅和爹妈的反复商议,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就是?#23578;?#38597;进城,请求“三”妹的帮助。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新雅就匆?#19994;?#36215;了床,打开鸡笼,从家养的五只鸡中挑选了两只肥大的花母鸡,装在了一个用破鱼网罩着的竹蓝里,又在一堆破旧的衣物中翻出一个补丁摞补丁的?#35013;?#38271;的布口袋,掀开用箩筐?#20146;?#30340;米?#31069;?#36825;?#20146;?#24049;一家人一直舍不得?#35029;?#20294;是妹妹最?#19981;?#21507;的糯?#20303;?#26032;雅用葫芦瓢,一瓢一瓢的将糯米舀出来装入了?#21363;?#30452;到无米可舀时才停止。他又抬起目光,在这个不大的屋子里搜索着,终于?#19994;?#20102;那个用藤条编制的圆型篮子,这里面装的是外甥女?#19981;?#21507;的红枣。新雅提起篮子把它一股脑儿倒进了?#21363;业?#19968;条细麻绳扎紧袋口。这时他才摸索?#20132;?#25151;点火,随便做了一点吃的,再向怀里揣了两个发面锅贴馍,把装鸡的竹蓝和?#21363;?#36830;在一起,?#29366;?#32972;在身后,装鸡的篮子吊在胸前,这一前一后的背在右肩上,左臂夹着?#29031;壬下?#20102;。
       他,一瘸一拐地爬过三条古老的壕?#25285;?#36208;过几十里崎岖不平的山丘小路,中午时分,终于来到了有汽车奔走的公路边,他向路边一家小饭铺的掌柜要了一碗凉水,三下五除二的吃完自己带的干?#31119;?#21018;好有一趟客货混装车路过。新雅招手拦下?#24425;?#30340;汽车,在路人的帮助下,艰难的爬上了车。
        当新雅?#20439;?#30340;汽车到达妹妹工作的?#20146;?#22478;市时,已是黄昏时分了。他拿出一张小?#25945;?#21521;路边的行人询?#39318;牛?#25171;听着,寻找着。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他来到了一个竖有三排高楼的大院门前,一位老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当他确定妹妹就住在这个院子里时,一天的奔波?#25512;?#21171;就一扫而光了。
       当这位看守大门的老人得知站在自?#22909;?#21069;,夹着?#29031;?#30340;,一脸疲惫,仍然穿着一件破旧的黄军装,在一双黄球鞋里露出脚指的老人?#35895;皇亲?#24049;局长的哥哥时,心里不由的发出一种莫名的震颤,难道他就是在十多年前寄来了8000多元钱的局长哥哥吗?就因为这钱才保住他妹妹的公职而当上了局长!老人震惊了。他抱?#20598;?#24230;崇敬的心情,引领他来到了一栋楼的大门前,但,他没敢按响局长?#19994;?#38376;铃,是通过呼叫另一?#19994;?#20027;人,打开了第一道安全门,并指点新雅说:“局长住在四-五楼,(复式楼)你慢慢上去吧。”并拍了一下手,打开了一楼的声控电灯。
       新雅好象忘记了一天的劳累,用一只手抓着楼梯扶手,艰难的向楼上爬去,爬到二楼后,新雅并不知道,这灯为何不亮了,在一片漆黑中一摇一晃的向上爬着,估摸着到了四楼,手模?#25293;?#25159;冰冷的大铁门,举起了右手,就在这时,他,犹豫了,终于把手收了回来,他想,妹妹这时能出来有多好啊!新雅在黑暗中等待着,等待着。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新雅又一次举起了微微颤抖的右手,犹如在50多年前,怕惊醒熟睡的妹妹那样,轻轻的敲了两下,又敲两下。
       门内终于发出了回声,就听到一个女人大声吼道:“是谁这么不懂规矩?不知道按门铃吗?#20426;?#21628;的一声门就拉开了,新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站在自?#22909;?#21069;的,穿着花枝?#22995;?#30340;,与其极不相?#20973;?#27490;的女孩?#35895;?#23601;?#20146;?#24049;视为掌上明珠的外甥女?!新雅面对这个双目圆睁的女孩,仍然满心喜悦的说:“小菊,我是舅啊。?#26412;?#22312;此时,只见一个穿着入时的?#24515;?#22899;人,趿着锃亮的牛皮拖鞋,从楼?#19979;?#24930;的度了过来,带出一股浓郁的酒香。
       她就是“三?#20445;?#22905;?#29486;?#38271;音,故作惊讶的?#25226;健?#20102;一声,?#25226;?---哥,你怎么来啦?#31354;?#20107;先也不打个招呼,先给我打个电?#25226;劍?#25105;也?#38376;沙道?#25509;你?#20581;!?br />    言语?#34892;?#38597;?#24418;?#21040;这家人并不欢迎他的到来,更没有让他这个哥进门的意思。他?#24378;?#26412;来就提着的心一下子冷到了冰点。他不得不用乞求的语调,直截了当的说:“妹妹,你看咱爹妈?#23478;?#36817;90岁的高龄啦,你就看在爹妈疼你一场的份上,帮助哥哥?#23637;?#19968;下老人吧。”
        “三”听了哥哥的话,竟“义正词严”的高声说道:“什么?#31354;展?#32769;人,我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赡养?#25913;?#26159;你当儿子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25285;俊?br />      这位身高一?#35013;?#38646;的汉子,20世?#22303;?#21313;年代毕业于海军某工程学院的优秀学员,到部队不到一年就提任为舰长,?#25104;?#22312;祖国南海的军人,在一次海战中光荣负伤,虽经部队医院的全力救治,但?#26376;?#19979;了终身的残疾。出?#27721;螅?#22312;他的任职命令下达前,他谢绝了担任海军某后勤医院政治委员的任命,毅然回到了故乡,回到了?#25913;?#30340;身边。
       今天,当他听了“三”妹的这句话,让新雅如五雷轰顶,一腔子热血直向脑门冲来。几十年来的苦与?#36873;?#24551;与愁、哀与乐,其中的酸甜苦?#20445;?#19968;股脑儿涌了上来。只见他,提起?#29031;齲?#19968;步一步的向门里走去,镜子般的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了长长地,新雅左?#24597;?#36807;的痕迹。他?#20219;?#30340;站定在房间的中央,提起当年从部队带回来的,打有铁箍的?#29031;齲?#29992;力的捣在石板上,发出声声,足能震撼四邻的声响。在楼上的食客们,一个个圆睁着醉醺醺的双眼走了下来,居住在楼?#19979;?#19979;的居民们,听到局长家里的响动也纷纷打开门窗,静听着,窥探着。有胆大者竟也来到了局长?#19994;?#38376;前观察着。
        已明?#36816;?#32769;的新雅,那似乎因常年磨?#35759;?#33509;不经风的高大身躯,在不要?#29031;?#25903;撑时仍显得是那样的魁梧、英俊和飒爽。他这时虽已甚感疲倦,也由于过早的失去门牙,说?#24052;?#23383;?#34892;?#28431;风,但他还是一字一句的、清晰的把自己要说的?#20843;?#21040;每一个倾听者的心里。

       只听他说:“五十年前,当你还在襁褓?#26657;?#20320;哥跪在诸位大妈、大婶面前磕头,向她们乞求喂你一口奶水的时候,你哥可曾想过,你将来会是‘泼出去的水’呀?
        1969年,你初中毕业,但你决心要离开咱贫困的小山村,当?#20808;?#27599;个农家人都羡慕,都向往的公家人,吃上商品粮。从县里到地区,只要有希望离开农村的什么训练班学习班你?#23478;?#21435;参加,花尽了?#25913;?#30340;所有啊!1973年你已20岁,早已?#20146;?#39135;其力的年龄了。
       就是那一年,你哥?#29486;?#27531;疾的肢体从部队回到家乡,为了满足你的愿望,又用了三年的时间供你读书。同时,凡是能为你离开农村说上?#21834;?#24110;上忙的干部,从生产队的小队长到公社里的主任、书记,甚至学校里的校长、老师?#23478;?#27425;又一次的被母亲请到家里?#33489;?#21738;。按母亲的?#20843;担?#20026;了妮能走出家门,俺那时请客像赶集、吃肉像吃?#20303;?#21917;酒像?#20154;健?#20854;代价是,用光了你哥的?#37027;?#20313;元转业费和残疾金啊。你当然不会想、你也许永远不会想,那?#37027;?#20313;元在当时的社会里的经济价值和?#38405;?#21733;的人生价值啊。那时的?#25913;?#21644;你哥可曾想过你将来会是‘泼出去的水’呀?!
      
        十多年前,你为了攀上更高的学历,走到更高的位置,竟动用公款去读大学。在组织上一次次的还款催促声?#26657;?#21644;严厉的措施下。你又一次回到家,强?#32856;改嘎?#25481;了他们豢养多年,赖以养老的四头黄牛啊。又东?#27425;?#20945;了八千元给你,才让你保着了公职,才会有了你的今天?#20581;?#37027;时的你咋不说,‘我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20581;浚?#26032;雅似乎是用愤怒的眼神逼视着她。……

        这么多年来,?#25913;?#21644;你哥一家可以说是家陡四壁,一?#24230;?#27927;,不过,我们好歹也习惯了。可是,你,作为他们的女儿,又给了?#25913;?#20123;什么?#27169;?#21435;看看?#25913;改亲?#36824;是在三年自然灾害年间盖的房子吧,光光的四壁上,乃至房梁上,?#19994;摹?#21514;的都是你送回?#19994;?#39118;干了的、滴着油珠的、发出哈喇味的猪肉皮?#20581;?#19968;到夏天满屋都发出阵阵?#30264;簦?#19981;是老人不想吃肉,而是咬不动你孝顺给?#25913;?#30340;只有皮没有肉的礼物啊,就这样,母亲还是把她作为炫耀的本钱,见人都兴奋的给人说,这是俺妮给?#36710;摹?br />     还有那大大小小的一包包,包装精致、华丽的糖果和点心。母亲常常是把这些当作最崇高的荣耀。?#24247;?#22312;外地工作的孙子回家探望,看到奶奶在?#38405;?#20123;点心时,就会说:奶呀,这东西早?#21387;?#26399;半年多了,都坏了,不能吃了。可是奶奶却教训孙儿说:你看这娃咋说哩,你姑?#34920;?#22823;的官,前几天才派人送来的,咋会是坏了的果子呐?常常是说着、还津津有味的吃着。?#24247;?#25105;看?#25293;?#20146;吃?#25293;?#19968;包包,有点发霉的、甚至还?#34892;?#19996;西在里面蛹动的糕点时,泪,就会忍不着的落下来……?#26412;?#35828;,这都是你的部属巴结你时送的礼物,因吃不完,直到放坏了才舍得送给老人一点吃的。
         ……
        听着新雅这声声宛若控诉般的?#39280;?#22768;,让人愤怒、让人悲伤,人们的眼睛湿润啦,空气?#20852;?#20046;听见了一丝细不可闻的唾泣声。
        愤怒、激动、悲凉,使新雅?#35895;?#24536;记了自己那伤残的肢体,他像一个标准的军人,提起?#29031;任?#20581;的迈出了左脚,走出了那道令他感到极度耻辱的门槛。然后用?#29031;?#29408;狠的捣在每一阶楼梯上,一步一步的向楼下走去。?#29031;人?#21040;之处,让楼梯间的灯光似乎明?#36164;?#20040;似地,像一朵朵鲜花为新雅开放,送他离去。

        “老哥请留?#20581;薄?#22312;新雅即将走出这个大院的大门时,却听到一声轻轻的、亲切的呼唤声。新雅缓缓的转过身来,看到刚才领他?#19979;?#30340;老同志已经站在他的跟前。听他说:‘老哥,天都这么晚了,还没有?#33489;?#21543;,您能上哪去呐,如不嫌弃,就到俺家委屈一夜吧。?#34180;?br />    
       迫于舆论的压力,“三”不得不将母亲接来居住。但她说,她家200平米的复式楼房住不下,却把母亲安置在楼下的,她的、没有窗户的、装有大铁门的、黑暗、潮湿的车库里。为了?#20048;?#32769;人在她的职工?#20852;党?#26377;失她这位局长尊严的话,她严令母亲:不准离屋、不准和任何人接触和交谈。一旦发现有人和老人接触,母亲听到的将是难以忍受的呵斥声。于是,在这个偌大的院子里,没人?#21307;?#36817;老人,新雅妈多想和人聊聊憋在心里的痛苦呀,可是人们看到她时总是绕的?#23545;?#30340;。
       吃的都是由保姆送来,放在母亲的床头立即走开,以免引起局长的怀疑。新雅妈曾向“三”讨水喝,“三”却回答说?#27721;?#22810;了没地点上厕所,麻?#22330;?br />    有一天,新雅妈看到女儿老远的走过,?#31171;八?#35828;:妮,给俺换换衣?#20005;?#27927;头吧,“三”听到后,连头都不愿回的、恶狠狠的?#27905;?#30528;说:你这个和鸡、猪、猫生活在一起的老太?#29275;?#36824;兴换衣?#20005;?#22836;吗?说着钻进车里扬长而去了。
       新雅妈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家人含辛茹苦救活养大,供她读书、工作,花尽了全?#19994;目?#24515;和所有的积蓄,如今得到的却是如此的下场,她,人心何在?!良心何在呀!是老天的不公吗!?#20146;?#24049;的错误吗?不!!老人不只一次的这样反省着。我?#35895;?#20859;出这样一个不仁不义不孝的孩子,是我该死呀,我该死呀,老人一遍又一遍的自责着。于是她想到了死,想以?#35272;窗?#33073;心理上无法承受的?#36136;怠?br />    新雅妈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她拄着?#29031;?#39076;颤巍巍的向大门口挪去,出了高墙大院的门即是一溜的慢?#25314;?#32769;人艰难的一步一步的向?#29486;擼?#36208;到顶,呀!老人眼前一片亮堂,原来横在自?#33322;?#19979;的,马路那边竟是一条滚滚的大?#21451;健?#22905;毫不迟疑的向前挪动着瘦弱的身躯,走过那不太宽的?#25317;?#39532;路。就在此时,?#30001;?#21518;传来一个男子亲切的声音:“大妈您等等,大妈您等等啊!” 新雅妈?#35753;?#26377;回头,也没?#22411;?#27490;向前挪动的脚步,?#24590;?#20013;就?#31216;?#26685;了下去,后面的人一个箭?#33050;?#19978;来抱住了大妈,带着哭腔的喊道:大妈您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啊。大妈说?#27721;?#23376;你让我走吧,我有罪呀,我有罪?#20581;?#35828;话?#20852;?#20204;?#31361;?#21040;了堤下不太宽的亲水平台。那个男子说:大妈啊,我们都知道您心中的苦啊!您这大岁数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走这条路啊,您如果有个三长两短,让俺咋向新雅大哥交待?#20581;?#19968;位接近九十岁的老人,坐在地上趴在一位和她毫无交情的人的怀里号啕大哭,引来了许多过路人和邻居,在众多好心人的劝慰下,老人才停止了哭声,那位男子把大妈背回了她的“家?#34180;?br />     这位救下大妈的五十多岁的人就是那天留新雅住宿的看门人。没有人敢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那位“三?#20445;?#21542;则,还不知她如何向新雅妈发泄她的兽行呐。
        两个月后,在一个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的黄昏,由于想念母亲,新雅又一次来到这个他不?#24178;?#36275;的地?#20581;?#24403;他踏进这间寒冷、昏?#30331;?#21457;出一股无名状异味的车库时,看到?#24191;?#24178;枯的母亲,心头犹如热油迸发,万念俱?#25671;?#22812;晚10点多钟,在他的“三”?#32654;创宋?#35759;哥哥时,新雅强压满腹?#20102;?#38382;道: “妈来了不过两个来月,怎么就瘦成这个样子?#20426;?#35753;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从他“三”妹的嘴里淡淡吐出了一句:“胖了不好烧!”的兽语。当听到这声似?#26377;?#29298;喉中发出的声音,让新?#25293;?#23376;在这个漆黑寒冷的雪夜抱头痛哭起来,那阵阵的嚎啕,随风飘向了这个都市的上空,飘向了千家万户……老天好象了解这对善良、可怜的母子的心一样,在北风的呼啸声中纷纷落下那悲愤的泪花,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油然而下,不一会就?#26223;?#20102;大地、填埋了一?#24418;?#27978;和不平。
       新雅一声声的呼唤着妈妈,?#20204;?#26580;的语调安?#23380;拍?#36808;的老母亲。新雅动情的说:妈,想想过去那么多艰辛的日子,那么多的?#20498;悼部?#25105;们母子都跨过来了,更何况到了今天,我们同样能过得去。走!于是,新雅一手拄着?#29031;齲?#19968;手搀扶起母亲,在这个大风怒吼的夜晚,踏着厚厚的积雪,一步一步的、一瘸一拐的、慢慢跚跚的走出了这所气派的大院。

       守门人看着这两位老人的离去,向着他?#20146;?#20986;的方向抢?#24605;?#27493;,突然跪在雪地上,狠狠的抓起两把雪,悲愤地抛向夜空,从郁闷的胸中发出了一句怒吼:“天啊!难道就这样让这两位老年母子离开吗!” 凄风仍在怒吼,大雪仍在飞舞。老天以那晶莹剔透的的泪花,将一切都?#26223;?#20102;,将一切都填埋了。

       在昏暗的大街的雪地上,留下了新?#25293;?#23376;深深的两行脚印,留下了新雅?#22411;?#25302;出的一道深深的、长长的伤痕……

       

        注: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金币 +20 收起 理由
    静心若雪 + 20 + 2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41
  • 签?#25945;?#25968;: 76 天

    [LV.6]常住居民II

    2#
    发表于 2019-3-12 20:13:22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谢谢宁宁管理员帮助编辑,插图。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14 11:44
  • 签?#25945;?#25968;: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厥水河的爱 发表于 2019-3-12 20:13
    谢谢宁宁管理员帮助编辑,插图。

    不客气,应该的!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5-28 00:03
  • 签?#25945;?#25968;: 39 天

    [LV.5]常住居民I

    4#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看完整篇,三的行为不是人所能够容忍宽恕的,?#36136;抵杏?#35813;不会?#22995;?#20040;残忍恶毒的人吧?#38752;?#19988;她还是一个领导,应该有一定的素养与良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41
  • 签?#25945;?#25968;: 76 天

    [LV.6]常住居民II

    5#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静心若雪 发表于 2019-3-13 10:10
    看完整篇,三的行为不是人所能够容忍宽恕的,?#36136;抵杏?#35813;不会?#22995;?#20040;残忍恶毒的人吧?#38752;?#19988;她还是一个领导,应 ...

         尊敬老人,孝敬?#25913;福?#26159;中华民族的一种传统美德。但也常常看到一些不道?#25314;?#19981;和谐事件的发生。社会应该以各?#20013;问奖?#25374;那些没有爱心、孝心,?#25353;?#32769;人,缺乏公德意识的人。
    返回文学沙龙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30475;?#22270;、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随论(请注册中文用户名)

    本版积分规则

    公司简介 |  公司动态 |  广告合作  |  产品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隐?#22870;?#25252; |  联系我们  |  帮助?#34892;?
    广西快三分析软件
    <sup id="oheqm"><menu id="oheqm"></menu></sup>
  • <div id="oheqm"><tr id="oheqm"></tr></div>
  • <dl id="oheqm"><ins id="oheqm"></ins></dl>
    <div id="oheqm"><tr id="oheqm"></tr></div>
  • <sup id="oheqm"><menu id="oheqm"></menu></sup>
  • <div id="oheqm"><tr id="oheqm"></tr></div>
  • <dl id="oheqm"><ins id="oheqm"></ins></dl>
    <div id="oheqm"><tr id="oheqm"></tr></div>